<i id="ju5tb"><option id="ju5tb"><listing id="ju5tb"></listing></option></i>
    <delect id="ju5tb"></delect>
    <optgroup id="ju5tb"><tt id="ju5tb"><tr id="ju5tb"></tr></tt></optgroup><thead id="ju5tb"><del id="ju5tb"><video id="ju5tb"></video></del></thead>

        <object id="ju5tb"><option id="ju5tb"><small id="ju5tb"></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u5tb"><ol id="ju5tb"></ol></thead><object id="ju5tb"></object>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道德經》英譯本譯名的變化與發展

            《道德經》英譯本譯名的變化與發展

            時間:2019-07-08 11:38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道德經》英譯本譯名的變化與發展的文章,理解是閱讀者與文本之間的一種內在的互動, 是基于自己已有的知識能力與價值觀念對文本進行的創造性發揮。[10]英語世界《道德經》的譯名正是在不同階段譯者的理解中不斷被創造的, 并且每個階段相差甚遠, 翻譯方法也各

              摘    要: 《道德經》是中華文化典籍代表之一, 以其高度凝練的詩性語言與深邃的哲學思想吸引著無數西方學者不斷對其做出新的闡釋, 成為被譯介得最多、影響最大的中國典籍!兜赖陆洝纷g本, 受譯者的主體性和多樣性以及時代背景影響, 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 其譯名和風格也各有不同, 經歷了一個歷時的變化。文章從《道德經》文本在英語世界的三次翻譯高潮出發, 探究其譯名的變化, 分析這種變化背后的社會文化因素。

              關鍵詞: 《道德經》; 英語世界; 譯名變化;

              Abstract: Tao Te Ching is one of the classical works of Chinese culture. With its highly concise poetic language and profound philosophical thoughts, it has attracted numerous western scholars to make different interpretations, and therefore has become the most frequently translated and introduced Chinese classic with the greatest influence.The versions of Tao Te Ching, influenced by the subjectivity and diversity of translators and the background of the times, present a trend of diversification and a diachronic change. Based on the three translation climaxes of Tao Te Ching in English speaking countries,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changes in the translation of the title of Tao Te Ching and analyzes the social and cultural causes.

              Keyword: Tao Te Ching; English speaking countries; the change in the translation of the title;

              《道德經》是我國春秋時期老子的哲學作品, 是道家哲學思想的代表作, 對中國傳統文化和人們的精神生活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兜赖陆洝菲鶅H有五千余字, 但以其高度凝練的詩性語言與深邃的哲學思想吸引了無數中西學者從不同角度探討、詮釋, 在世界范圍內形成了獨具特色的“老學熱”。依據世界圖書館系統的數據, 截至2018年底, 《道德經》共有50多種語言的譯本, 各類版本累計達到1500多個。[1]

              一、《道德經》在英語世界的譯介

              一般而言, 譯介學視域中的“英語世界”可分為三個層面, 即英語為母語、英語為通用語及英語為外國語。[2]英語為母語的“英語世界”局限于英國;英語為通用語的“英語世界”泛指英國的殖民地或前殖民地;而英語為外國語的“英語世界”則為英語語言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地方, 如今幾乎蔓延到了東西半球所有國家。

              英語世界《道德經》的第一個英譯本是英籍傳教士湛約翰翻譯的《老子玄學:政治與道德的思辨》 (The Speculations on Metaphysics, Polity and Morality of“The Old Philosopher”, Lau-Tsze) , 由倫敦圖伯納出版社于1868年出版。[3]在隨后的一個多世紀里, 《道德經》在英語世界里出現了近兩百個譯本。

              二、英語世界《道德經》譯名的變化與發展

              (一) 《道德經》英譯的多樣性

              書名是書的標志, 不僅給讀者傳達書本主要內容, 還為吸引廣大讀者注意力發揮了重要作用。梁啟超曾說過:“翻譯之事, 遣詞既不易, 定名尤最難。”[4]因此, 對于翻譯者而言, 書名翻譯極為復雜和重要。

            《道德經》英譯本譯名的變化與發展

              《道德經》作為道家思想的代表作, 因譯者不同文化背景、地域環境、個人經歷、受教育程度、興趣愛好等的影響, 使其不同的譯本表現出很大的差異性!兜赖陆洝酚缮舷聝善舶耸徽聵嫵, 其中, “道”在三十七個章節中共出現了七十四次, “德”在十六個章節中共出現了四十一次, “道”“德”成為核心概念, 也構成《道德經》書名的關鍵詞。“道”“德”兩字雖看起來簡單明了, 卻包攬萬象, 是對天人合一的詩意生存境界的理性表達, 想要真正理解其內涵并譯出卻絕非易事, 必須要對其背后的深厚文化有著相當的了解。不同譯者對《道德經》的理解程度和深度不盡相同, 譯文也就差別很大。比如, 對《道德經》中“道”的翻譯就存在著諸多不同的譯法:G.G.Alexander將“道”比附成西方的“上帝”, 譯為“God”;Archie J.Bahm則從自然的角度出發, 譯為“Nature”, Witter Bynner的翻譯就上升到了哲學的高度, 譯為“Existence (存在) ”;當然也有一些譯文直接采用音譯法, 如Ellen.M.Chen直接譯為“Tao”。

              另外, 從過程來看, 《道德經》的翻譯史其實就是一部闡釋的歷史, 每位譯者都是首先在理解《道德經》的基礎上, 再通過目的語傳達給讀者。解釋學觀點認為, 人對自身和世界的理解存在時間距離且因此造成理解差異。這一點也解釋了《道德經》不同譯本出現的一個重要原因!兜赖陆洝吩谟⒄Z世界的傳播經歷了三次大的高潮, 受不同社會歷史文化背景、翻譯策略和目的等方面的影響, 《道德經》的譯名也各不相同。[5]同樣為《道德經》書名的翻譯, John Chalmers譯為The Speculations on Metaphysics, Polity and Morality of“The Old Philosopher”, Lau-Tsze;Walter Gorn Old譯為The Book of the Path of Virtue;T.Maclnnes則譯為The Teachings of the Old Boy;John Blofeld譯成Taoism:The Road to Immortality。差別之大顯而易見, 甚至僅從譯名很難判斷原著是同一本書。

              (二) 《道德經》在不同階段的譯名變化

              自1868年《道德經》第一個英譯本出現后的一個多世紀里, 英語世界里老學研究內容多且不斷出新, 《道德經》的翻譯也在不同發展階段出現風格迥異的譯本, 其譯名也各不相同。

              《道德經》在英語世界的翻譯主要分為三個歷史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十九世紀中期到二十世紀初, 這一階段的《道德經》主要是由西方的傳教士解讀, 帶有著濃厚的宗教色彩, 他們從自身的文化觀點出發, 結合時代的要求, 大多采用解釋性翻譯手段來譯介《道德經》的書名, 將《道德經》與基督教進行比附, 認為《道德經》所闡述的思想就是西方基督教所傳達出來的精神。第二個階段大致是從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至五六十年代, 不同于上階段的宗教性解釋, 這一階段的《道德經》翻譯主要目的在于對西方思想進行批判, 同時開始借鑒老子思想智慧。這一時期的《道德經》譯名宗教色彩雖然沒有完全消失, 但是輕化了很多, 有些學者已經開始采用威妥瑪-翟理斯式拼音法翻譯書名。此間, 一批海外華人學者, 為了向外推介中國傳統文化, 對《道德經》書名的翻譯主要采取音譯法來處理。第三個階段主要是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對《道德經》的多元化解讀, 這一階段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方式發生了變化, 西方學者本著文化交流的態度去闡釋《道德經》, 這段時期音譯法成為《道德經》書名翻譯的主流策略, 但也有一些帶有目的性的闡釋性翻譯。

              1. 十九世紀中期至二十世紀初對《道德經》的宗教性闡釋

              1868年英籍傳教士湛約翰英譯出英語世界《道德經》的第一個譯本———The Speculations on Metaphysics, Polity and Morality of“The Old Philosopher”, Lau-Tsze。以此為起點, 到二十世紀初是英語世界老學發展的起步階段。

              據考證, 英語世界《道德經》的早期 (1868—1905) 英譯本共有14個, 其中有8個是從基督教立場去解讀《道德經》, 另外6個譯本亦能從有些章節中看到基督教思想的影子。[6]因此, 這一時期英語世界老學的典型特征是以基督教的觀點解讀《道德經》。這段時期的《道德經》譯名主要有兩個特點:

              一是方式上主要以解釋性的翻譯為主。例如, Chalmers所翻譯的:The Speculations on Metaphysics, Polity and Morality of“The Old Philosopher”, Lau-Tsze。Frederick Henry Balfour翻譯的:Taoist Texts, Ethical, Political and Speculative。Walter Gorn Old翻譯的:The Book of the Path of Virtue等。

              二是內容上從基督教的觀點來解讀, 宗教色彩濃厚, 譯者通常選擇用基督教的概念和詞匯來翻譯“道德”一詞。例如:1895年, 傳教士George Gardiner Alexander出版了《道德經》的英文譯本, Lao-Tsze:The Great Thinker with A Translation of His Thoughts on the Nature and Manifestation of God。譯名中, Alexander將“道”譯為“God”, 即基督教所信仰的上帝。他實際上是在用西方傳統文化的概念來解釋中國道家思想所言之道, 將老子之“道”影射為基督文化中創造萬物的造物主, 并用“his”這個人稱代詞所有格來指代, 告訴人們“神”無處不在, 通過這種意象的轉換來使西方讀者得以接受。1894年Walter Gorn Old的譯本The Book of the Path of Virtue, 1898年Paul Carus出版的名為Lao-tze's Tao-teh-king:The Canon of Reason and Nature的《道德經》譯本, 都是從西方本土基督教的角度闡釋圣經。1905年, C.Spurgeon Medhurst更是直接將譯名立為:The Tao Teh King:A Short Study in Comparative Religion, 直接從宗教的角度去闡釋《道德經》。

              這一階段《道德經》英譯本之所以帶有這么濃重宗教色彩, 與當時的時代背景和社會環境是分不開的。明清時期, 西方傳教士進入中國, 并開始研究中國文化典籍, 尋找中國文化與基督教精神相一致之處, 以期更加順利地在中國傳教, 獲得更多的信眾支持。這些以傳教的政治使命為目的的傳教士并未能完全理解《道德經》的思想內涵和價值, 通常只將《道德經》和《圣經》對照, 翻譯中帶有鮮明的基督教色彩。同時一些非傳教士的《道德經》研究者, 其《道德經》翻譯也未脫離基督教色彩, 而這些對《道德經》書名的翻譯也有著直接的影響。盡管其中也有譯者對中國文化的理解較為深入, 采用了音譯的方法來表述“道”, 但就整體而言, 這一時期還是解釋性翻譯為主。

              2.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至五六十年代對《道德經》的智慧借鑒

              據筆者統計, 《道德經》從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至五六十年代大約有三十余種譯本產生。通過對這些譯本的對比研究發現, 這一階段的《道德經》譯名與前一階段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第一, 從方式上來看, 這一階段翻譯方式不再是以解釋型為主, 而是解釋性翻譯與威妥瑪-翟理斯式拼音法并存。例如:1936年A.L.Kitselman II出版了Tao Teh King (The Way of Peace) of Lao Tzu;1938年Dwight Goddard出版了“Tao-Teh-King, ”A Buddhist Bible;1942年Ernest R.Hughes出版了Tao Te Ching;1946年Hermon Ould出版了The way of Acceptance:A New Version of Lao Tse’s Tao Te Ching等。

              第二, 從內容上看宗教色彩明顯減少, 而是表現出對老子智慧的探求與借鑒, 尤其是對“道”的理解。這一階段《道德經》的翻譯更加趨于理性化。1934年, 東方學家Arthur David Waley將其英譯為The Way and Its Power:A Study of the Tao Te Ching and Its Place in Chinese Thought, 該譯本在英語世界影響較大。譯名中, Waley將“道”譯為“way”, 體現出了作者對《道德經》原意的探討, 這在英語世界老學中頗具特色, 而事實上, Waley自己也明確指出, 翻譯《道德經》的目的就是為了從細節入手準確地再現源文本的語義。[7]

              Waley《道德經》譯本的出版啟發了很多學者, 開啟了以“道”為主線的《道德經》翻譯, 其后出現了很多此類譯本, 如The Way of Life according to Lao Tzu (Witter Bynner, 1944) , Tao Te Ching:The Book of the Way and Its Virtue (J.J.L.Duyvendak, 1954) , The Way of Life (R.B.Blakney, 1955) , Taoism:The Parting of the Way (Welch Holmes, 1957) , Tao Teh King:Interpreted as Nature and Intelligence (Archie, 1958) 等。這些譯本的譯名與上一階段的相差甚遠, 體現了譯者對生命的熱愛、對幸福的追求、對安寧的向往和老子的生命智慧的追求。

              這般變化絕非出于偶然。對于英語世界而言, 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使得宗教組織癱瘓, 西方學者對其文化重新審視, 開始研究東方文化, 試圖從老學中尋找寄托和“解藥”。在這種情況下, 人們研究《道德經》并渴求尋找到解決社會生活和精神現實問題的方法, 《道德經》再次獲得關注。這是二十世紀中期英語世界老學的主要特征。[8]

              此外, 這一階段中國學者 (或華裔學者) 的《道德經》英譯本為英語世界老學注入了一股新鮮的力量, 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如, 胡子霖1936年用英文翻譯了名為Lao Tzu, Tao Teh Ching的《道德經》譯本;1937年, 初大告出版了Tao Te Ching;林語堂所譯的The Wisdom of Lao Tzu.

              3. 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對《道德經》的多元化闡釋

              英語世界《道德經》翻譯的第三個階段始于1972年, 馮家福與Jane English出版了名為Tao Te Ching的英譯本!兜赖陆洝返难芯吭谶@一階段有較大進展, 掀起了新一輪翻譯熱潮。據筆者統計, 自1972年以來, 英語世界《道德經》的譯本及專著出現了近百余種, 解讀角度也不盡相同。這一階段的《道德經》書名翻譯方式主要采取音譯法來處理, 內容上呈現出多元化的特點。

              這一階段, 不少學者基于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帛書《道德經》和湖北郭店出土的竹簡《道德經》重新翻譯探討《道德經》。例如:1989年, Robert G.Henricks根據馬王堆帛書《道德經》資料, 翻譯出版了Lao Tzu Te-tao Ching:A New Translation Based on the Recently Discovered Ma-Wang-Tui Texts;2000年, 韓祿伯參照郭店新出土的資料, 將《道德經》重新翻譯為Lao Tzu's Tao Te Ching:A Translation of the Startling New Documents Found at Guodian.

              這種多元化的特點還體現在社會生活的多個方面, 如:1981年, 美國暢銷書作家Benjamin Hoff翻譯了The Way to Life at the Heart of the Tao Te Ching, 以“生命之道”為線尋找了身達命的生活智慧。1985年, John Heider在美國紐約出版了The Tao of Leadership, 從管理學的角度出發, 在《道德經》中挖取領導智慧, 該書一經出版, 深受美國管理界的歡迎。1986年, Herrymon Maurer翻譯了《道德經》, 譯名為Tao:The Way of the Ways.Maurer認為《道德經》之“道”正是可以化解人們的內心膨脹之“道”。1986年, Archie J.Bahn翻譯出版了Tao The King, Interpreted as Nature and Intelligence, 對老子的思想進行了更加辯證的分析。此外還有諸多譯本:Tao Te Ching:The Classic Book of Integrity and the Way, The Tao of Sailing:Lao Tzu's Tao Te Ching Adapted for a New Age, The Contemporary Tao of Peace and Harmony, The New Lao Tzu:A Contemporary Tao Te Ching等, 都是從不同的角度汲取老子智慧。

              此外, 還有一些譯本是直接采取音譯法翻譯《道德經》, 例如:1981年Tarn C.Gibbs翻譯出版的譯本Lao-tzu;1985年Jacob Trapp的譯本Tao Teh Ching;1989年Robert G.Henricks的譯本Lao Tzu:Te-Tao Ching;1989年Ellen Marie Chen出版的The Tao Te Ching, 1999年Derek Bryce翻譯的Tao-Te-Ching等, 這些譯名都是直接采用最貼近原文的方式翻譯。

              這一階段《道德經》音譯法得以廣泛運用, 譯名出現多元化是由多個因素共同決定的。一是國際社會處于朝著多極化發展的新時代, “地球村”逐漸顯現, 西方各領域的學者研究東方老學, 探索本領域“道”的啟示。[9]二是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自身經濟迅速發展, 綜合國力增強, 在國際社會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 對外開放程度和國際交流水平明顯提高, 中西文化交流日益頻繁。三是英語世界漢學研究空前發展, 專門研究漢學和培養對中華文化感興趣學生的機構日益增多, 他們從中西文化、中西哲學比較的視角對老子思想進行闡發, 將英語世界老學研究推向一個新的階段。

              三、結語

              《道德經》在英語世界的翻譯是一個跨時代的文化活動, 歷經了不同的階段, 其中“道”與“德”絕非其字面意義那么簡單, 兩個字蘊含著內涵豐富的道家思想, 在英語中難以找到相對應的表達, 因此, 《道德經》書名的翻譯就成了譯者自主性的選擇, 而事實上這不僅僅是譯者自主性的選擇, 更是中西方文化相碰撞的結果。

              理解是閱讀者與文本之間的一種內在的互動, 是基于自己已有的知識能力與價值觀念對文本進行的創造性發揮。[10]英語世界《道德經》的譯名正是在不同階段譯者的理解中不斷被創造的, 并且每個階段相差甚遠, 翻譯方法也各具階段特征。而在這個變化中起作用的不僅僅是譯者自身的因素, 與其自身的文化傳統、所處的時代環境、社會文化態度等都有著緊密的關聯!兜赖陆洝酚⒆g的發展體現了中國思想、中國智慧不僅哺育和滋養了中華民族的心靈, 也已經成為世界各國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

              參考文獻

              [1] 何明星, 李丹.2018, 海外讀者熱議中國經典[N].人民日報 (海外版) , 2019-02-22 (07) .
              [2]黃鳴奮.英語世界中國古典文學之傳播[M].上海:學林出版社, 1997.
              [3]辛紅娟.《道德經》在英語世界:文本行旅與世界想象[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 2008.
              [4]梁啟超.中國佛教研究史[M].上海:三聯書店上海分店, 1988.
              [5]文軍, 羅張.《道德經》英譯研究在中國[J].上海翻譯, 2012 (1) :19-23.
              [6] 王劍凡.中心與邊緣---初探《道德經》早期英譯概況[J].中外文學, 2001 (3) :114-116.
              [7] WALEY ARTHUR D.The Way and Its Power:A Study of the Tao Te Ching and Its Place in Chinese Thought[M].New York:Grove Press.Ine.1934.
              [8]吳雪萌.英語世界老學研究[M].武漢: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6.
              [9] 辛紅娟, 高圣兵.追尋老子的蹤跡---《道德經》英語譯本的歷時描述[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08 (1) :79-84.
              [10]張德讓.伽達默爾哲學解釋學與翻譯研究[J].中國翻譯, 2001 (4) :23-25.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快三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