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u5tb"><option id="ju5tb"><listing id="ju5tb"></listing></option></i>
    <delect id="ju5tb"></delect>
    <optgroup id="ju5tb"><tt id="ju5tb"><tr id="ju5tb"></tr></tt></optgroup><thead id="ju5tb"><del id="ju5tb"><video id="ju5tb"></video></del></thead>

        <object id="ju5tb"><option id="ju5tb"><small id="ju5tb"></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u5tb"><ol id="ju5tb"></ol></thead><object id="ju5tb"></object>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圣經》漢譯版本在生態翻譯學中的“語言維轉換”分析

            《圣經》漢譯版本在生態翻譯學中的“語言維轉換”分析

            時間:2018-02-11 10:17作者:學位論文網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圣經》漢譯版本在生態翻譯學中的“語言維轉換”分析的文章,一 、引言 作為一部集歷史和文學于一體的宗教經典,《圣經》是世界上被翻譯得最頻繁的一部書。其漢譯史源遠流長,先后出現過文
                  一、引言 

              作為一部集歷史和文學于一體的宗教經典,《圣經》是世界上被翻譯得最頻繁的一部書。其漢譯史源遠流長,先后出現過文理到白話文的不同語體。本文試圖以“生態翻譯學理論”為視角,對比梳理20世紀最普及的《圣經》中文版本—“官話和合本”和“現代中文譯本”,嘗試探討兩個版本中原語和譯語間的“三維轉換”中最基本的語言維轉換,探討譯者在產生譯文時,發揮其主動性在在翻譯過程中對語言形式進行不同方面、不同層次上的適應轉換,努力成為“整合適應選擇度”最高的翻譯,在原語和目的語之間求得動態平衡,期望為圣經翻譯研究者提供借鑒。
             

                     二、生態翻譯學的“語言維轉換”解讀

             
              生態翻譯學是生態學和翻譯學的聯姻,提倡從生態學的角度來研究翻譯。生態翻譯學關于翻譯本體生態系統研究的總體思路是:在生態學的統領之下,從與翻譯活動密切相關的語言、文化、人類交際等視角展開研究和描述,最后回歸于翻譯學的本體研究。
             
              生態翻譯學視閾下,翻譯是譯者適應生態翻譯環境的一種選擇活動。生態翻譯環境主要指翻譯活動所涉及的客觀環境,包括經濟環境、語言文化環境和社會政治環境等。
             
              在文學翻譯過程中,譯者必須考慮生態環境內的各要素,方法可概括為三維轉換:從功能語言學角度來看,語言維關注翻譯的文本語言表達,文化維關注翻譯的語境效果,交際維關注翻譯的交際意圖。所謂語言維的適應選擇轉換,即譯者在翻譯操作層面上對語言形式進行不同方面、不同層次上的適應選擇性轉換。因此,文學翻譯策略的選擇一定要適應生態翻譯環境,這一點對很多文學翻譯實踐包括《圣經》研究都有強大的解釋力。
             
              三、《圣經》漢譯版本中的“語言維轉換”體現
             
              1、《圣經》 漢譯版本中詞的選擇
              美國語言學家布龍菲爾德詮釋詞是最小的自由形式,在人類對語言的認識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同樣,關于措詞重要性,英國諷刺作家喬納森·斯威夫特認為一個真正的文體就是適當的地方運用適當的詞。在翻譯過程中,生態翻譯學要求譯者謹慎措詞,準確傳達原語意圖并適應翻譯主體中作者、譯者和讀者的翻譯生態環境。下面以和合本中《列王紀》
             
              文本為例:
              The bronze pillars that were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as well as the stand sand The bronze sea … the dishes for incense, and all the bronze vessels used in the temple service, … the bronze of all these vesse lswas beyond weighing. The height of the one pill arwas eighteen cubits, and on it was a bronze capital; the height of the capital was three cubits: latticework and pomegranates, (Kings24:13-17)。
             
              “耶和華殿的銅柱,并耶和華殿的盆座和銅海,…又帶去調羹和所用的一切銅器。…這一切的銅,多的無法可稱。這一根柱子高十八肘,柱上有銅頂,高三肘,銅頂的周圍有網子和石榴…”
             
              第一處,“as well as” 不等同于漢語中的“并”,它與原文語境假設不相關聯,可以重譯為“連同”。第二處,“調羹”顯而易見屬 于 錯 譯 。“the dishes fo rincense”直譯是指焚香用的容器,所以“香爐”應為準確的語言選擇 。 第 三 處 ,“in the temp leservice”從質來衡量不充分,沒有包括原作全部信息,替換為“廟里所用的一切。”第四處,銅柱和盆坐是來稱量的,所以“秤”應替換為“稱”,更能體現耶和華殿的繁華。第五處,“肘”與“cubit”一點關聯都沒有,不符合中國關于容器重量的測量方法。最后根據常識判斷,設想下“網子”和“石榴”怎么 會 立 在 銅 柱 上 (“on the apital”)?所以,作者其實指的是涂染或雕刻在銅柱上的圖案。因此,成功的文學翻譯就是要在原語和目的語之間取得一種平衡,所以若譯成“網紋”和“石榴圖案”便不會扭曲愿意,實現語言維的最佳適應和轉換。
             
               2、《圣經》 漢譯版本中句的轉換
             
              句子是由成組的單詞構成,結構上是完整的語法單位。比句子更高一層的語言單位是句群,它由成組的句子構建而成,指導話語輸出和釋意的話語構建原則與句子組織密切相關。所以,句群或段落是否有意義,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所構建的句子。由于英漢兩個民族的思維方式存在差異,形合和意合成為了英漢兩種語言突出的構架特征。屬于印歐語系的英語注重形合,形式合乎規范,在詞匯、句子和篇章結構上以形馭義。而屬于漢藏語系的漢語則注重意合,以意馭句,形散意連。所以,圣經漢譯要以語段為結構單位,認識英文句間的邏輯關系,靈活變動句法結構。具體來說,句子翻譯應該包括五個要素:正確,完整,清晰,連貫和順序。本節從句法結構角度來分析和合本新約中《馬可福音》。
             
              2.1正確
              A poor window cameand put in two smallcopper coins,which are wortha penny(.Mark12:41-42)“有一個窮寡婦來,往里投了兩個小錢,就是一個大錢”。相比英語句式,漢語句子結構沒有嚴謹要求,多注重意合。第一處,如果“coppercoins”可以模棱兩可譯做“小錢”,那么“penny”該作何理解?根據牛津英語詞典,“penny”是英國最小的貨幣單位,可是目的語卻譯成“大錢”,措詞錯誤并與原文認知語境沒關聯。
             
              第二處,句式不順應目的語習慣。漢語很少使用“做事情A是B”的句子結構,表意略顯遜色。本文嘗試譯為“有個窮寡婦走來,往里投了兩個小銅板,僅值一文錢。”這里,名詞“銅板”和“一文錢”在翻譯時進行了恰當轉換,易于二十年代初文人墨客讀者接受,也體現了當時翻譯生態環境中老傳教士的 “語言清楚簡單”、“文體簡明卻文雅”的翻譯原則。
             
              2.2完整
              I have compassion for the crowed,because they have been with me now for three days and have no thing to eat.(Mark8:2“)我憐憫這眾人,因為他們同我在這里已經三天,也沒有吃的了。”
            一個句子只是表達一個完整的意思,若包含意思過多,則句子混淆不清。原文只是包括一層完整的意思:三天沒有吃。然而,漢語包含兩個層面。第一,他們呆了三天。另外,他們沒有吃。本文嘗試譯為“我憐憫這眾人,因為他們和我在這里已經三天沒吃了。”
             
              2.3清晰。
             
              They were astounde dbeyond measure,saying“,He hasd one everything well;he even makes the deaf to hear and the mute to speak.”(Mark7:37“)眾人分外稀奇說他所作的事都辦好。他連聾子叫他們聽見,啞巴也叫他們說話.”
             
              “make the deaf to hear and the mute to speak”是并列結構,同樣目的語也可選擇排比句。然而,譯文中人稱代詞使用不太妥當,“他們”一詞的選擇使整個句意模糊不清。本文選擇漢語排比句“他讓聾子復聰,啞巴復語”,清晰簡單。
             
              2.4連貫
              Do you have eyes, and fail to see? Do you have ears, and fail to hear? And do you not remember? (Mark8:18“)你們有眼睛,看不見么?有耳朵,聽不見么?也不記得么?”
            連貫要求句子成分緊湊有序,邏輯合理。原語第三個句子,不同于前兩個短句,在結構上沒有對比。譯者可發揮能動性,從整體出發改動句式結構,順應目的語結構,通過增補詞語達到句子間的邏輯連貫。本文嘗試翻譯為“你們有眼睛,看不見嗎?有耳朵,聽不見嗎?有腦子,記不住嗎?”
             
              2.5順序
              Give not that which is holy unto the dogs, neither cast ye your pearls before the swine, lest haply they tramples them under their feet, and turn and rend you. (Matthew7:6“)不要把圣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的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和合本犯了一個很明顯的錯誤—句法順序。既然狗在前,豬在后,那么讀者看到譯文,肯定會是認為狗踐踏珍珠,豬轉過來咬人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中國學者在當代中文譯本中重新組織了句群順序,語言選擇更加靈活,顯然在語言維轉換層面上更勝一籌。“不要把神圣的東西丟給狗,它們會轉過頭來咬你們;不要把珍珠扔給豬,它們會把珍珠踐踏在腳底下。”
             
              四、結語
             
              在《圣經》文學翻譯實踐過程中,譯者只有做到了多維適應特定的翻譯生態環境才有可能產生恰當的譯文,才會使得譯入語文化背景下的受眾產生與原文在源語文化背景中同樣積極的回應。在翻譯實踐中,有時三個維度的轉換的劃分并非那么界限分明,而是緊密結合在一起。事實證明,兩個二十世紀最受歡迎的《圣經》漢譯版本在中國不同時期的傳播與接收,翻譯主體譯者起到了中心作用,并且考慮到了最基本的語言維轉換的翻譯策略。
             
              參考文獻
             
              [1]胡庚申,生態翻譯學建構與詮釋[M],商務印書館[2]彭安輝,從跨文化交際的角度看英語圣經術語的漢譯[J],湖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3]圣經中文和合本,中國基督教兩會出版部發行組[M],2015年6[4]American Bible Society. (1976),Good News Bible (Today ’sVersion), New York.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快三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