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u5tb"><option id="ju5tb"><listing id="ju5tb"></listing></option></i>
    <delect id="ju5tb"></delect>
    <optgroup id="ju5tb"><tt id="ju5tb"><tr id="ju5tb"></tr></tt></optgroup><thead id="ju5tb"><del id="ju5tb"><video id="ju5tb"></video></del></thead>

        <object id="ju5tb"><option id="ju5tb"><small id="ju5tb"></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u5tb"><ol id="ju5tb"></ol></thead><object id="ju5tb"></object>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劇本《安提戈涅》中的“嚴肅性”探微

            劇本《安提戈涅》中的“嚴肅性”探微

            時間:2019-07-03 11:57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劇本《安提戈涅》中的“嚴肅性”探微的文章,戲劇藝術自古就是世界正統的藝術門類, 其中古希臘悲劇則代表著世界藝術史上的第一個高峰。在亞里士多德《詩學》這部論“詩”的文藝理論專著中, 悲劇以無可置疑的優越姿態勝于史詩, 成為《詩學》中篇幅最大的戲劇門類

              摘    要: 亞里士多德的《詩學》對古希臘悲劇作出了嚴格的界定, 其中“嚴肅性”是統攝古希臘悲劇的一個重要概念。本文以索?死账沟谋瘎 栋蔡岣昴窞槔, 以“嚴肅性”界說為論述根基, 從悲劇主題、創作形式、悲劇效果三方面解讀“嚴肅性”概念, 以多維的視角闡釋《詩學》中的“嚴肅性”表達, 從而反觀古希臘悲劇中“適度”的美學原則。

              關鍵詞: 《詩學》; 古希臘悲劇; 嚴肅性; 《安提戈涅》;

              Abstract: Aristotle's Poetics has made a strict definition of ancient Greek tragedy, in which“seriousness”is an important concept governing ancient Greek tragedy. This article will take Sophocles' tragedy Antigone as an example, take the definition of“seriousness”as the basis of text analysis, interpret the concept of“seriousness”from three aspects:tragic theme, creation form and tragic effect. It elucidates the expression of“ seriousness” in Poetics from a multi-dimensional perspective, thus reflecting the aesthetic principle of“moderation”in ancient Greek tragedies.

              Keyword: Poetics; ancient Greek tragedy; seriousness; Antigone;

              戲劇藝術自古就是世界正統的藝術門類, 其中古希臘悲劇則代表著世界藝術史上的第一個高峰。在亞里士多德《詩學》這部論“詩”的文藝理論專著中, 悲劇以無可置疑的優越姿態勝于史詩, 成為《詩學》中篇幅最大的戲劇門類。亞里士多德給悲劇作出的定義是:“悲劇是對于一個嚴肅、完整、有一定長度的行動的摹仿。”[1]29可見, “嚴肅性”是統攝古希臘悲劇的一個重要概念, 因為悲劇的首要標準就是對于一個嚴肅行動的摹仿。何為“嚴肅”?它的基本闡釋是“莊重, 令人敬畏”。德國古典主義美學家溫克爾曼用“高貴的單純, 偉大的靜穆”形容古希臘藝術, 這也成為古典主義的最高理想和對“嚴肅性”的一種闡發。這則美學理念概括了古希臘人民對藝術的崇高激情, 但同時理性的回溯稀釋了澎湃的熱情, 古希臘悲劇在一種“嚴肅”的狀態下回歸內心的靜寂, 以一種“克制”“適度”凝練的精神力量代替情感的勃發。“嚴肅性”在古希臘悲劇中是一個隱晦的概念, 它可以體現在悲劇形式的嚴謹方面, 同時還含有辯證統一的哲學意味。本文將結合劇本《安提戈涅》, 從三個方面對“嚴肅性”進行闡釋, 即悲劇主題的“嚴肅性”、創作形式的“嚴肅性”和悲劇效果的“嚴肅性”。

              一、悲劇主題的“嚴肅性”———崇高

              悲劇的主題往往是和“崇高”相通的, 這種“崇高”與令人敬畏、莊重的“嚴肅性”異途同歸, 都致力于追求一種更永恒的精神境界。古希臘悲劇的結局近乎相似, 都是正義之士或本不該遭受如此厄運的人的自我毀滅, 不論是《被縛的普羅米修斯》《俄狄浦斯王》, 還是《美狄亞》等著名劇作, 英雄式人物毀滅的結局是古希臘悲劇難以變更的信條。但毀滅不是人生的終章, 在突破人類精神局限中獲得更高的正義才是生命的終點。而索?死账沟谋瘎 栋蔡岣昴分械闹魅斯诠畔ED城邦法律與“神律”之間做出的主動抉擇, 更是直接導致了這位英雄人物生命的隕落!栋蔡岣昴繁瘎≈黝}中充斥著宏大、高尚的人生選題, 它是“禮”與“法”發生嚴重沖撞的結果, 自然之禮與城邦之法從不應該存在于矛盾的兩端, 它的本質是理性純粹主義的荒唐落幕。悲劇主題的嚴肅性反映在安提戈涅對高尚行動的摹仿, 同時, 這種嚴肅性也包含著一種更普遍的人倫。

            劇本《安提戈涅》中的“嚴肅性”探微

              《詩學》第四章中提道:“詩由于固有的性質不同而分為兩種:比較嚴肅的人摹仿高尚的行動, 即高尚的人的行動;比較輕浮的人則摹仿下劣的行動。”[1]36所以按照戲劇的性質劃分, 悲劇的要求是嚴肅的人模仿高尚的行動。索?死账构P下的安提戈涅是一個帶有強烈反叛意識且具有高度人文關懷的女性形象, 作為古希臘城邦的公民, 她應該尊重宗教神權賦予的禮俗;作為王室貴族, 她應當維護王權統治者和城邦法律的尊嚴, 但是當自然之法與城邦法律發生不可逆轉的沖突之時, 安提戈涅選擇的自我毀滅終于昭示正義的所在。她的兩個哥哥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呂涅刻斯因搶奪王位互相殘殺, 兩人皆戰死。但波呂涅刻斯因在戰爭中請來外國援軍, 被執政者克瑞翁判為叛國罪, 尸體必須曝于荒野;而厄忒俄克勒斯在克瑞翁看來則是保衛城邦為國犧牲, 所以應當得以厚葬?巳鹞套鳛橄ED城邦的王權擁有者和法律制定者, 其判定動因就包含著自己的整治規劃。一般而言, 叛國罪針對的是城邦外部的爭斗而非本國之內的權力斗爭, 波呂涅刻斯雖然引來外國援兵, 但實際上并沒有給希臘城邦帶來實質性的威脅?巳鹞虈缿筒▍文趟蛊鋵嵕褪撬鳛橐粋初登政治舞臺籠絡人心的政客的政治表演。在克瑞翁剛登場時他說:“長老們, 我們城邦這只船經過多少波浪顛簸, 又由眾神使它平安的穩定下來。”后來又說:“一個人若是沒有執過政, 立過法, 沒有受過這種考驗, 我們就無法知道他的品德、魄力和智慧。任何一個掌握著全邦大權的人, 倘若不堅持最好的政策, 由于有所畏懼, 把自己的嘴閉起來, 我就認為他是最卑鄙不過的人。”[2]27可見, 克瑞翁一直在神權與王權之間權衡, 他不舍擺脫神權的庇護, 又不想失去王權的絕對統治, 因此他選擇了用自己的政策僭越神權來達到他所追求的王者魄力, 所以他下令將那個叛國者的尸體裸露在野外不得被親屬埋葬, 違者立即處死。要知道在古希臘民眾的信仰里, 神律規定了埋葬死者是親人最大的義務, 如果亡魂找不到歸途, 就是對天界神只的不敬, 同時也是家門的恥辱。安提戈涅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沖擊著克瑞翁的專制, 揭開他隱藏在政客面具下的偽善, 用人性的光輝還哥哥在世間最后的尊嚴。擺在安提戈涅面前的從來不是生與死的問題, 而是善與惡、高尚的德行與下劣的伎倆的選擇問題。所謂嚴肅的人摹仿高尚的行動, 就是指嚴肅的主題會指導主人公如何對高尚的行動進行再現與創造。對高尚行動的再現表現為安提戈涅式人物良好的律己能力, 他們在保持美德而不違背法律的情況下, 對傳統文化中優良的精神文明和社會生活中因道德觀念和民族習俗而形成的禮節進行傳承;而對高尚行為的創造就體現為對禮法中不合乎普遍人倫之處進行反叛。悲劇主題的嚴肅性同樣體現在昭示普遍的人倫上。在《蘇格拉底的申辯》中, 阿努圖斯和莫勒圖斯指控蘇格拉底不敬神而敗壞青年, 因為他們認為宗教是第一位的, 宗教是一種以政治服從為目的的哲學活動。在《安提戈涅》中, 宗教的神法依然被推到了至高點, 但與前者不同的是, 安提戈涅推崇的是神法中彰顯個體化情感和普遍人倫之處, 而非淺薄地盲目崇拜宗教中的神性啟示。“國家主義是一種客體化的道德, 當它抽除了作為人性生存的基礎時, 當它毫無人道地踐踏和扼殺人性與親情時, 以人性抗拒非人性的客體化的國家法律自然就是合理的了。”[3]安提戈涅的反抗是對人性和高貴德行的捍衛, 她背負的不只是自己對親人亡魂的責任, 也不只是個人情感的抒發與個人欲望的表達, 而是代表著所有尊重人性、恪守倫理的個體訴求, 這就是令人敬畏的“嚴肅性”所展現的普遍人倫。所以, 即使在國家強烈意志統治下的城邦法律也無法對個體的倫理義務視若無睹, 普遍的倫理道德就是另一維度的神法, “悲劇人物性格和動作情節所遵循的目的是一種神性的倫理力量 (理想) 在人世現實中的體現”[3]。

              二、創作形式的“嚴肅性”———秩序

              《詩學》第六章至第二十二章是悲劇論部分, 內容包括悲劇的定義、悲劇的成分 (情節、性格、言詞、思想、形象、歌曲) 分析等, 其中著重探討情節的安排與“性格”, 以及悲劇各部分體量的安排, 最后還涉及悲劇的寫作及言詞、風格等行文規范。這一系列的創作形式要求, 都旨在構建悲劇形式上的秩序和適度的美, 即悲劇從創作之始就要有符合可然律與必然律的精密構思和巧妙布局, 而不是自由渙散的靈感堆積和隨意散漫的內容堆砌。正是這種嚴格的創作要求將悲劇限制在同一個美學標準之內, 以達到莊重、審慎的“嚴肅性”氛圍。

              從悲劇的定義來看, 《安提戈涅》主題嚴肅、情節完整、行動內容體量適度, 是一部在創作實踐和思想范疇上都達到標準化的古希臘悲劇。其主題關乎古希臘城邦政治的健康生態, 凸顯英雄人物高貴的德行與對正義的執守;從情節整一性來看, 事之有頭、有身、有尾, 從一而終貫穿著安提戈涅堅守人性光輝與自然之法, 埋葬親人而選擇自我犧牲保全正義的行動;并且其行動體量適度, 從安提戈涅請求伊斯墨涅的幫助到克瑞翁自食其果, 行動集中在十三場之內, 不像史詩情節過分冗長, 可以較為突出地展現悲劇效果。而創作形式當中, 最重要的就是情節 (布局) 的安排, 即是否符合可然律與必然律;包含簡單行動還是復雜行動;情節內部有沒有“突轉”“發現”與“苦難”;順境逆境的編排;等等。在情節中起引領作用的是可然律與必然律, 它們關乎整個行動的動因, 是奠基性的條件。安提戈涅的行動在可然律的基礎上進行構建, 整個劇本取材于神話故事, 不一定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但盡管在可然律指導下進行的行動不一定是現實的, 卻完全是可能的, 因為它具有普遍性。安提戈涅身處王室, 舉手投足間都背負著君主統治下的政治謀劃, 這看似接近神壇的命運大大削弱了悲劇的普遍性。但安提戈涅也是在神只庇佑下的普通人, 她有著和普通民眾相同的苦難經歷與難以決斷的人生選擇, 在人性泯滅與堅持正義之間她選擇了最普遍的人倫, 雖然情節存在虛構成分, 但能呈現藝術之真。也就是在給可然律一個普遍性的條件之后, 情節的發展走向了一種因果制約和自我毀滅的必然!栋蔡岣昴放c所有古希臘悲劇相似, 嚴格踐行悲劇的美學規范, 在秩序規約的嚴肅框架中自成一派, 但也正是因為創作形式的“嚴肅”, 才使各式各樣的悲劇形態得以被引向同一個歸途, 才能使古希臘悲劇有這樣一把高質量的標尺, 讓藝術水準欠佳的劇作家自慚形穢。

              三、悲劇效果的“嚴肅性”——平衡

              悲劇的“卡塔西斯”的內涵一直是學術界爭論的焦點, 按照《詩學》第六章原文中給的定義“借引起憐憫和恐懼來使這種情感得到陶冶”[1]36, 悲劇效果經學者們解釋大致分為“凈化”和“宣泄”兩種。但筆者認為, 悲劇效果最終會回歸到觀者觀看狀態的“嚴肅性”, 即悲劇的苦難意識從不會缺席, 人生的真相就是痛苦與不幸、憐憫與恐懼, 觀者意欲的波濤會隨著英雄人物的命運被宿命挾持而洶涌不止;但是古希臘悲劇又往往用一種高強度的精神力量與普照的人性光輝撫平意志的風浪, 使得觀者肯定現實人生并激起抵抗, 悲劇效果在熱烈的情感澎湃與冷峻的命運審視下被中和, 災難的外觀世界終究會被攝入內心的平和, 而達到心理狀態趨向平衡的“嚴肅性”悲劇效果。

              縱觀《安提戈涅》的人物結局, 每個人都難以掙脫悲劇宿命的桎梏。安提戈涅睿智、果敢、倔強, 敢于挑戰統治者的不合理權威, 當克瑞翁質問她敢違抗法令的時候, 她說:“我敢;因為向我宣布這法令的不是宙斯, 那和下界神只同住的正義之神也沒有因為凡人制定這樣的法令;我不認為一個凡人下一道命令就能廢除天神制定的永恒不變的不成文的律條, 它的存在不限于今日和昨日, 而是永久的, 也沒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時候出現的”[2]33。在安提戈涅心里, 集合宇宙秩序與永恒正義的自然法要遠高于專制的政客為了鞏固統治而制定的人之法規, 也許生而為人不管是長在帝王家還是落入尋常百姓家, 總是會陷入兩難的境地。安提戈涅自身的社會屬性與人性的本能抉擇的博弈, 是悲劇苦難的開始。安提戈涅堅定的性格決定了她反抗的堅決, 但這并不意味著生命中的災難會因這場正義的選擇而安穩度過, 而選擇的背后就是對生命的放棄!栋蔡岣昴穭”镜牡湫托跃驮谟谇楣澨幚淼臉O致性, 首先是自然法與人法、生命與正義的無法調和的沖突, 而作者極力把這種沖突勾畫到情緒的頂點, 讓觀眾在對安提戈涅、伊斯墨涅的極度憐憫與對克瑞翁的極度憎惡中達到高潮。其次是反面人物終究悔悟, 觀眾的精神得到略微緩和之后, 又即刻感受到命運之手的殘酷?巳鹞探K于在關鍵時刻迷而知返, 但卻仍然沒有追趕上命運的腳步, 安提戈涅、海蒙、克瑞翁之妻全部離開人世, 命運沒有那么仁慈, 沒有給克瑞翁任何挽回的余地, 觀眾們立刻又被這種極致的悲慟籠罩。觀眾的每一個微妙的情緒都受劇作家情節設計的牽動, 憐憫與恐懼如影隨形貫穿于劇作始終。人生的苦難不會因為看客的憐憫而終止, 因為看客本身也是被苦難命運撥弄的一枚棋子, 人們可以靠人性的光輝互相告慰借以勇氣, 但淚水無法沖刷掉安提戈涅的毀滅結局。悲劇效果中的恐懼大多來自死亡與毀滅, 對死亡的恐懼是人性中的本能, 這種恐懼來源于未知。但以安提戈涅為首的一批英雄人物以死亡走向正義, 以毀滅彰顯人性的光輝, 讓死亡的結局不再是地獄式的空洞而變成已知的榮耀, 以這種戲劇性的方式強加給觀眾恐懼又化解了恐懼, 最終達到觀眾內心的平衡和釋然, 這才是悲劇的卡塔西斯要帶給觀眾的真正效果。

              四、結語

              古希臘悲劇中的“嚴肅性”表達不只是一個單維度的概念, 它涵蓋了《詩學》中對悲劇創作至悲劇內涵的流動性過程!栋蔡岣昴分皇呛迫鐭熀5墓畔ED悲劇中的典型作品, 不論是主題的崇高、創作形式的秩序性, 還是悲劇效果達到的平衡感都嚴格踐行了悲劇的“嚴肅性”設定。而究其根本, “嚴肅性”折射出的是古希臘悲劇的“適度”美學, “亞里士多德的倫理學的中心思想是‘中庸之道’, 他認為美德須求適中, 情感須求適度”[1]29?v觀古希臘悲劇的“嚴肅性”體現, 主題崇高以求悲劇體制的嚴格規約;采取有秩序的創作形式以達到適度的美學規范;悲劇效果給人的平衡更是激情與冷靜互相制衡的結果。就像《悲劇的誕生》中日神所代表的“夢的外觀”與酒神所代表的“醉的世界”在斗爭中和解, 古希臘悲劇在多重元素矛盾兩極的撕拉牽扯中, 最終因為洞悉世事的智慧, 將飽含民族與時代精神的“希臘意志”與對宇宙天理運轉之道的敬畏之心附著在悲劇藝術之上。悲劇主題的適當、創作形式安排適量、悲劇效果適度是古希臘悲劇“嚴肅性”的深度闡發, 古希臘精神的高貴肅穆、理性自主也得以在適度的美學原則中長存。

              參考文獻

              [1] 亞里士多德.詩學[M].羅念生, 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6.
              [2]索?死账.索?死账贡瘎∥宸N[M].羅念生, 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6.
              [3]肖四新.理性主義絕對化的悲劇——論《安提戈涅》的悲劇實質[J].中央戲劇學院學報, 2003 (2) :65-71.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快三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