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u5tb"><option id="ju5tb"><listing id="ju5tb"></listing></option></i>
    <delect id="ju5tb"></delect>
    <optgroup id="ju5tb"><tt id="ju5tb"><tr id="ju5tb"></tr></tt></optgroup><thead id="ju5tb"><del id="ju5tb"><video id="ju5tb"></video></del></thead>

        <object id="ju5tb"><option id="ju5tb"><small id="ju5tb"></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u5tb"><ol id="ju5tb"></ol></thead><object id="ju5tb"></object>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東京奧運會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分析

            東京奧運會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分析

            時間:2019-07-05 13:37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東京奧運會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分析的文章,本研究通過收集日本體育廳、日本奧委會、日本體育訓練中心等相關信息, 介紹析日本奧運備戰的有關政策、計劃, 探討日本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 以期為我國奧運會備戰以及體育發展提供有效的信息。

              摘    要: 日本旨在通過東京2020年奧運會向世界傳達謝意和善意, 也意在通過東京奧運會實現體育強國的夢想。日本申奧成功以后, 就開始有條不紊推進奧運各項備戰工作, 為此發布了一系列的措施, 成立了專門的體育管理機構, 完善了奧運備戰行政體系, 提出了一系列的奧運奪金計劃, 希望在東京奧運會上有所突破。研究介紹了日本政府奧運備戰的推進狀況, 探討了日本奧運備戰的理念, 分析了日本奧運奪金的重點項目, 總結了中日奧運備戰體制的差異, 提出中國應對的解決方案, 為中國奧運備戰和體育發展提供有價值的信息參考。

              關鍵詞: 東京奧運會; 奧運備戰; 體育管理; 體育理念; 舉國體制; 體育廳; 鈴木計劃;

              Abstract: Japan aims to convey gratitude and goodwill to the world through the Tokyo 2020 Olympic Games and also intended to realize the dream of a sports power through the Tokyo Olympics. After Japan's successful bid for the Olympics, it began to systematically advance the preparations for the Olympic Games. It issued a series of measures, set up a special sports management organization, improved the Olympic preparation system, and proposed a series of Olympic gold medals. A breakthrough in the Tokyo Olympics. The study introduced the progress of the Japanese government's preparations for the Olympics, discussed the concept of the preparations for the Japanese Olympics, analyzed the key projects of the Japanese Olympic gold medal, summarized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Japanese Olympic preparation systems, and proposed solutions for China's response to prepare for the Chinese Olympics, and provide a valuable information reference for sports development.

              Keyword: Tokyo Olympics; preparation for the Olympics; sports management; sports concept; national system; Sports Hall; Suzuki plan;

              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 不僅是四年一度的世界體育盛事, 更是展現國家和城市的重要手段。主辦國家借助奧運會契機, 向世界傳播文化、展示軟實力, 提高民族的自信心和城市的國際競爭力。繼1964年日本舉辦東京奧運會以后, 2020年奧運會再次在日本東京舉行。作為東道主的日本積極備戰, 提出了一系列的奧運奪金計劃, 試圖通過此次奧運來完成國際知名度提升和體育強國等夢想。為此, 日本提出了一系列的奧運備戰支援計劃和方針, 對重點運動項目給予了特別關注。本研究通過收集日本體育廳、日本奧委會、日本體育訓練中心等相關信息, 介紹析日本奧運備戰的有關政策、計劃, 探討日本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 以期為我國奧運會備戰以及體育發展提供有效的信息。

              1、 日本政府東京2022年奧運備戰推進

              日本申辦2020年夏季奧運會成功后, 2013年10月4日, 日本政府在內閣府官房成立了“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推進室”[1], 負責各項政府機關和各界相關部門的調動等工作。推進室內主要負責競技會場的整備 (包括大會的平穩營運、大會場地周邊的公園以及海上公園的建設、大會場地周邊防災措施的強化) 、運輸手段的整備 (包括東京都三環線的整備以及付費系統的簡化工作、會場周邊的道路以及公共交通機構的整備、大型車站周邊設施的整備、羽田機場的機動性強化工作、大型觀光游艇碼頭的整備) 、交通機關與公共空間的無縫連接、恐怖襲擊對策與安保工作強化、都市綠化工作、體育文化產業的振興、面向殘奧會的整備工作以及如何高效率接納外國游客。

              2014年1月24日, “一般財團法人東京奧林匹克競技大會組織委員會”成立。2014年4月1日, 日本文部科學省在省內成立了“東京奧運會殘運會準備局”[2], 用于強化東京奧運會選手和殘奧會選手的共同訓練培養, 以及與東京奧組委的密切聯系和順暢的協調工作。2015年, 日本自民黨政府提出建設可以統籌日本體育、高效調動實施訓練方案與計劃的“體育廳”政府機構。2015年10月1日, 體育廳正式成立, 隸屬文部科學省, 致力于加強2020年日本代表團的選手培養和訓練體育器材的調配發放等工作[3]。另外, 為了保證大會備戰工作的正常進行和日本代表選手的訓練質量等, 安倍內閣為此次奧運會新設了奧林匹克大臣等職位。

            東京奧運會奪金重點項目的備戰情況分析

              2014年, 日本體育經費預算已高達255億日元。與2013年度相比, 增加了12億日元。其中, 新增加了13.7億日元的經費, 用于培養和挖掘新的競技體育人才。2015年, 體育預算為290億日元, 比2014年凈增34億日元。此后, 2016年到2019年的預算, 平均每年凈增12億日元左右, 除了培養和挖掘新的競技體育人才之外, 提高現有選手的各項待遇預算比重也在逐年增加, 特別是重點項目的扶持金額增加了較大幅度。“到2020東京奧運會閉幕為止, 日本政府將單方面為日本代表選手的所有開支買單, 暫時減免了部分協會或者團體的開支費用。”[4]

              2020東京奧運會主要相關行政、法律、體制等的建立在2015年內基本完成, 2016年以后進入全面實施狀態。2016年之后盡管出現了奧運圖標抄襲、奧運主場館建設計劃打回白紙等負面問題, 但是基于2015年前制定的各項行政法律還是在有驚無險的落實中。

              表1 2020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主要相關行政、法律、體制等
            表1 2020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主要相關行政、法律、體制等

              2016年, 日本體育廳制定了“今后競技體育項目強化的支援方針”, 即“鈴木計劃”;2017年, 文部科學省實施了“體育基本計劃”;2019年, 文部科學省調整了體育財政預算實施方案, 重點強化項目的預算超過100億日元。在此基礎上, 日本又提出了加強東京奧運會備戰項目的新方針[5], 繼續強化競技運動項目的發展, 整備日本殘疾人體育協會 (JPSA) 、日本殘奧委員會 (JPC) , 強化運動項目內部管理, 定期召開員工會議, 包括設立女性運動員特別支援項目, 建立國內外的訓練營, 引進海外教練員, 派遣國內教練和運動員, 為國家隊設置專職陪練, 并對運動員國際比賽的成績作出評估, 對其訓練提供康復醫療等方面的服務。

              此外, 日本文部科學省針對奧運備戰, 專門制定了全國性青少年選手培養發展與選拔等一系列規劃[6]。2008年4月, 為了能夠讓日本傳統強項繼續保持優勢, 在新入選的奧運項目中拔得頭籌, 日本奧委會 (JOC) 成立了培養體育精英的專門學校, 其意圖是為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提供人才儲備。2015年, 日本政府在內閣議會中通過了《刀槍法》修正案, 將在比賽中使用氣槍者的年齡下限從14歲調整到了10歲, 旨在夯實和擴大后備人才隊伍, 以期獲得更多金牌。國家訓練中心 (NTC) 也重視青少年的訓練工作。2015年, 日本從乒乓球、射擊、擊劍、跳水、摔跤5個項目中, 選拔了47名全國的青少年 (12~18歲) 精英, 在東京的國家訓練中心進行技能強化訓練。2019年5月, 國家訓練中心又增加了游泳、帆船、棒球、7人橄欖球、自行車、壘球等運動項目。同時, 中心還增加了輪椅欖球、輪椅網球、自行車、地板滾球等殘奧會運動訓練項目, 從1 303名報名人中, 選拔了49名青少年參加訓練。

              2 、日本東京2020奧運會重點奪金項目分析

              日本體育廳在2016年10月決定了名為“鈴木計劃”的撥款重點強化項目[7]。撥款辦法是由日本奧委會 (JOC) 召集了由獨立行政法人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奧林匹克委員會以及日本殘疾人體育協會殘奧委員會的高層舉行會議, 綜合各個項目近年來的國際比賽戰績, 做出了強化資金的S級、A級的劃分。其中, S級項目的備戰費用增加30%, A級項目的備戰費用增加20%。位于最上級別的S級共有5個項目:柔道、摔跤、體操、羽毛球、空手道。其次是A級10個項目:舉重、游泳、田徑、滑板、攀巖、棒球、帆船、壘球、乒乓球、網球。此計劃的費用增加分配情況也直接反映了日本代表團在東京奧運的備戰中, 對于重點奪金項目的備戰情況 (見表2) 。

              表2 日本重點強化項目
            表2 日本重點強化項目

              “鈴木計劃”的核心政策是通過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項目的支援來保證2020年以后的相關體育項目的可持續性發展, 為日本體育戰略部署提供有力的支援保障。此計劃的支援強化內容主要包括6個核心支援: (1) 確立中長期強化戰略有效實行的支援系統。包括精英選手的訓練中心 (NTC等) 的建立和體育廳等制定項目事業的資金分配問題。 (2) 精英選手訓練中心的機能強化部署。包括選手強化訓練的方法、開發使用器材、擴充和重新整備訓練場地。 (3) 支援強化優秀選手的挖掘工作。主要通過日本體育協會, 對全國都道府縣全面培養挖掘目標為奧運冠軍的青少年。比如向甲子園 (全日本高中棒球聯賽) 等大會結束后準備退役的選手進行邀請, 在能保障選手各項利益的情況下為日本國家隊出力。 (4) 對女性運動員的支援強化。包括月經、懷孕產假等女性生理方面的特殊支持, 為高水平女性運動員在大會比賽中提供保障和在高水平女性教練養成計劃中提供政策資金等優先考慮。 (5) 支援強化高素質體育人才的統一培養。 (6) 面向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戰略支援。其中奧運會與殘運會的戰略支援不偏重任何一方, 在此之上充分考慮到競技特性與競技強化的環境等因素。

              “鈴木計劃”是日本針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特別頒布的中長期重點體育項目強化戰略計劃。為了有效實施這個支援系統, 在2018年確定了叫做“活躍基底的確立”的方針。2019年“活躍基底的確立”進入了最后的沖刺階段, 更名為“最后決戰”。S級和A級的確定方法是有多個參照基準, S級的最低要求為2019年3月的世界選手權大會上銅牌, A級的最低要求為2016年里約奧運會世界前16的水平。其中, 羽毛球和乒乓球是與中國爭奪金牌項目中重要的兩個部分, 而“鈴木計劃”明確了日本政府對這兩個項目的考量, 認為勢在必得。

              2.1 、羽毛球備戰情況

              項目中被評定為S級的羽毛球在2008年進駐日本的國家訓練中心, 日本政府為羽毛球訓練場地建設投資了最先進設備和最高質量的訓練器。日本羽毛球隊不僅擁有10塊高質量的室內場地, 為了抑制和調控風對選手的影響, 還安裝了間隔0.5 m一個的微型出風口。優越的訓練場是極大地提升日本代表選手競技水平的關鍵。

              日本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中的羽毛球目標非常明顯, 被評為S級的項目只有一個目標:奪取金牌數量的最大化。2016年里約奧運會女雙金牌、2018年尤伯杯和亞洲奧林匹克運動會女子團體金牌、2018年世錦賽男單冠軍等大批團體項目和單人項目的羽毛球金牌收入日本囊中。2018年12月3日, 日本羽毛球協會公布了2019年日本代表隊內定人員名單, A隊和B隊 (A隊:日本代表選手隊, B隊:青少年日本代表隊) 總人數高達58人, 是各項賽事中備戰人員籌備最多的一項。2019年5月10日, 日本羽毛球代表團總稱正式命名為“BIRD JAPAN”, 其理念為:“挑戰所有能挑戰的, 向世界有名選手發起挑戰, 讓國際大會看見日本的風采, 我們有團結在一起覺悟與自信, 為日本加冕皇冠。”[8]從說詞中能感受到日本羽毛球代表團備戰奧運的野心是不可小視的。在這雄心勃勃的背后是日本近年來對選手的訓練強化, 充分備戰奧運, 為日本一躍成為羽毛球世界級強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日本政府為了提高羽毛球的訓練質量, 采取了一系列的手段。上述所說的A隊為日本代表選手隊, 創立原因是為了能夠挖掘在世界國際大會上活躍的選手而創立的國內一貫式培養梯隊[9]。例如世界冠軍桃田賢斗、奧原希望都是隸屬于A隊。A隊沒有年齡等限制, 只要通過U19、U16、U13三個年齡段青少年國家隊的選考基準后, 都可以入編進入A隊。其中這三個年齡段的青少年國家隊中的運動員, 被選中參加國際錦標賽等國際大會前, 都必須參加作為日本代表的強化集訓。另外, 青少年國家隊每年都會替換掉幾名隊員, U13中成績優異的選手會上升到U16中去, 但是能進入A隊的選手只有全體人員的百分之幾, 門檻非常之狹窄。

              在進入青少年國家隊之前的考核指標更加嚴格, 每一個年齡段都有4個考核項目: (1) 比賽成績; (2) 選考會的比賽成績; (3) 體能測試結果; (4) 教練員評價。此外, U16和U19的考核中, 在相同年齡階段中獲得日本全國冠軍的可以免試。對于還在發育期的選手來說, U13的考核指標不達標的選手很可能在U16中的考核中脫穎而出, 日本政府在備戰培養體育人才中充分認識到這點, 以長期的視點對不同的選手進行指導訓練。

              日本政府除了對羽毛球的長期發展和東京奧運做出政策上的大力扶植之外, 對日本A隊, 即日本國家隊的競技能力的提高也做出了戰略部署。日本隊的韓國籍主教練樸柱奉多次獲得奧運會等雙打項目世界冠軍, 是日本羽毛球隊近年來進步飛速的幕后功臣。自2004年樸柱奉被聘請為日本A隊羽毛球教練之后, 身材普遍不高的日本球員充分展現出網前技術細膩、體力好、韌性足等特點, 在每屆奧運會上都有新突破。

              在日本國家訓練中心建成之前, 日本代表隊沒有專業訓練場地, 每次借空場地訓練。因包括教練員在內的國家隊都是屬于各個實業團體或公司員工, 所以并沒有任何使命感, 導致日本羽毛球水平長期處在落后狀態。后來在樸柱奉總教練的請愿下, 2008年在國家訓練中心里建成了羽毛球專用場地, 為日后日本備戰奧運會與培養人才提供了堅實的保障。其中教練員和選手的全部開支都是由日本政府出資, 保證了教練員和選手的積極性。

              在日本政府大力支持羽毛球項目發展、日本代表選手在世界大賽上嶄露頭角的同時, 羽毛球在社會體育轉型中也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在各項大賽上取得的好成績自然就成了媒體報道的重點, 社會的目光就容易集中在羽毛球項目上。2008年日本羽毛球協會注冊的競技人數為24萬人, 到了2017年超過30萬人。其中, 2017年度的競技注冊人數中高中生站到全體的37.6%, 中學生占到29.3%, 初高中成為參加羽毛球競技活動的主體。對于高齡少子化的日本來說, 羽毛球競技人口的正增長說明了日本羽毛球不僅是競技水平上有了巨大飛躍, 也滲入到了社會體育的轉型中去, 為日本的社會體育發展增添了活力與可持續性發展的契機。

              自從羽毛球被列入“鈴木計劃”之后, 日本羽毛球提出了三個重要的奪金策略:第一個是提升勝利的意識, 從重在參與提高到了每場都要贏。第二個是強化集訓。以2018年為例, 日本羽毛球國家隊的各項海內外集訓、拉練、國際大賽等強化活動, 達到了76個之多。第三個是青訓。為了強化青訓體系, 他們組建了上述的U13、U16和U19青少年國家隊。培養的思路與國家A隊統一, 即通過國內外集訓或拉練, 參加無論大小的各項國際賽事, 確保為未來的奧運會等國際大賽中源源不斷發掘和輸送新鮮血液。另外, 2015年日本體育振興中心 (JSC) 還把羽毛球當作目標資助的項目, 利用體育信息、醫學、科學等手段, 集中進行訓練強化, 從而發掘、培養有奪牌潛力的運動員。

              日本羽毛球的真正崛起還要得益于“舉國體制”對羽毛球項目的投入, 而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將是日本羽毛球奪金項目備戰狀況的重要成果展。

              2.2、 乒乓球備戰情況

              2020東京奧運會中, 將新增包括乒乓球混雙在內的9個男女混合項目, 這為日本乒乓球增大了奪金的概率。

              2020年1月6日, 日本乒乓球協會將公布日本乒乓球選手的名單[10], 代表團選手由日本乒乓球協會根據東京奧運會日本代表選考標準選定。被選中的3名團體賽選手將不會參加亞洲大陸預選賽, 選手實力將做保留。決定日本代表團成員的關鍵在于從2019年1月到12月, 在這一年中, 在指定各項國際大賽以及錦標賽上取得前八成績的分數總和。

              日本乒乓球備戰東京奧運會的練習基本為針對中國的打法。日本東京奧組委官網上不加掩飾地說:“2018年國際乒乓球聯賽中, 日本選手張本智和奪得男單金牌。平野美宇也同時奪冠。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伊藤美誠、佐藤瞳等選手為日本贏得了獎牌。無論男女, 2020年東京奧運會都有可能奪金, 只要將日本隊的氣勢展現出來, 奪冠不再是夢想。”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日本乒乓球公開賽的現場氛圍, 十分接近2020年東京奧運會。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 日本乒乓球本土作戰的氣氛將更加熱烈。從平野美宇、張本智和到芝田沙季等人, 都是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舉國體制”中的大量投資、提供完善的設備保障等培養出的日本乒乓球頂尖人才。

              日本乒乓球提升技術水平的重要手段體現在硬件設施整備和集訓。位于日本國家訓練中心的乒乓球管中, 配備了日本、中國、歐洲各國的乒乓球臺總共10張, 模擬世界各項比賽環境進行訓練。此外, 因為日本沒有職業聯賽, 所以如水谷隼、福原愛、石川佳純等球員都選擇了出國訓練, 這對日本乒乓球球員的水平提升有著相當大的作用。

              日本乒乓球的備戰策略中最明顯的就是“師夷長技以制夷”, 效仿世界乒乓球超級大國的中國是提高日本乒乓球頂級選手水平的最快也是最有效的途徑。除了上述日本政府不遺余力地投資建設硬件設施和集訓之外, 與集訓制相輔相成的還有引進中國高水平教練。在日本乒乓球協會為東京奧運籌備組建的18歲以下青年隊中, 中國國籍教練占4人, 占到整個青年隊教練人數一半以上。對于可能代表日本出戰東京奧運會的選手, 都是教練一對一進行訓練指導, 這些教練從訓練到生活幾乎是24小時陪伴選手。選手在比賽中出現的問題都是和教練通過錄像對對手的戰術技術進行詳盡分析來解決, 以提高技戰術能力。

              日本乒乓球的崛起源于多年來的不斷學習。日本新一代球員大多具備在中國訓練和比賽的經驗, 他們通過參加中國乒乓球的聯賽等渠道與中國球員交手和學習。此外, 日本隊還引進中國籍教練, 學習世界最先進的乒乓球打法。日本選手表現出勇于挑戰、善于學習的特質。正是這種善于隱忍的特點, 讓中國隊不能掉以輕心。

              此外, 日本乒乓球的競技注冊人數在2011年為30萬4 620人, 到了2018年增加到33萬3 567人, 8年間漲幅并不明顯。其中2018年度小學生1.4萬人, 初中生17.1萬人, 高中生7.3萬人。日本乒乓球在初中階段會有大量以學校為基礎的校園乒乓球社團出現, 這是初中生競技人數增加的主要原因。經過多次篩選, 進入高中以后日本的乒乓球文化與技術水平基本定型。在高中各項全國比賽中獲勝的選手將會進入日本國家訓練中心訓練。

              日本政府為頂級選手和教練人員提供有效且豐厚的利益支持和后勤保障, 用“舉國體制”的方式試圖打破乒乓球在日本社會體育轉型中的不利因素。日本政府希望日本乒乓球代表團能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中奪金, 為乒乓球在日本社會體育轉型中發揮起爆劑的作用。

              3、 日本東京奧運會備戰理念

              1964年東京奧運會給日本帶來了巨大的變化, 不僅是向世界展示了日本戰后高速的經濟發展, 金牌數和獎牌總數更是同時位列世界第三, 給日本政府與國民帶來了巨大的信心與勇氣。面向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 日本政府未雨綢繆, 提出了備戰東京奧運會的三個基本理念:“全員突破自我”、“包容與和諧”和“承上啟下, 傳承未來”[11]。其中, “全員突破自我”包括了三個方面: (1) 萬無一失充分準備和盡心運作, 做到安全與安心, 讓所有的體育健兒在本次奧運會上發揮出最佳的競技狀態, 創出自己最好的成績。 (2) 全面充分地運用世界最高水平的科學技術進行奧運場館的修建與大會的運營。 (3) 包括志愿者在內所有的日本人民用最熱烈最誠摯的“盛情款待”來歡迎全世界各國人民。“包容與和諧”包括了兩個方面: (1) 對各方各面的不同予以肯定, 不論種族、膚色、性別、性取向、語言、宗教、政治以及有無殘疾等都自然而然地接受和包容, 相互認可, 只有這樣社會才會進步。 (2) 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正是讓世界各國的人們重新認識到包容與和諧的重要性, 將本次大會作為孕育多元化和諧共生社會的契機。

              這三個日本東京奧運備戰理念, 無不圍繞日本經濟復蘇、民族自豪感和日本社會體育轉型的話題進行詮釋的。日本代表的爭金奪銀是日本政府乃至日本全體社會的希望與期待。日本政府的集中投資建設世界頂級的場館便于選手訓練和充分提高運動員和教練員待遇福利, 用“舉國體制”提高備戰水準。日本政府希望日本還能像備戰基本理念中“承上啟下, 傳承未來”所愿景的一樣, 金牌數和獎牌總數更是同時位列世界前三位, 這也就解釋了日本奧委會制定的30枚金牌。以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金牌榜為例, 30枚金牌可以穩拿金牌榜第二。

              奧運備戰是一個系統工程, 有了精干進取的集訓隊伍、有了復合高效的教練團隊, 更有政府在世界發展潮流中的自身定位、并制定及早打開局面的系統性計劃方針。奧運會項目的競爭格局在變, 奧運會增加項目及理念也在變。日本政府在東京奧運會備戰中清醒地認識到本國項目的優勢與劣勢, 取長補短, 集中投入與日本國情相吻合以及奪金項目概率較高的競技項目。這種聚焦重點謀突破的備戰, 才能做到合理統籌、奮發有為。值得注意的是, 在日本高效推進奧運備戰的過程中, 以備戰東京奧運會的三個基本理念為基礎, 切實做好東京奧運會的體系構架建設, 再到“舉國體制”中的競技項目集中投資, 無不是為日本代表隊能在本土作戰中發揮最大能力, 為日本再次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與經濟復蘇的契機做好充足的準備。

              4 、日本東京奧運會備戰的策略總結及中國應對

              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日本獎牌榜以75金56銀74銅共205枚獎牌的優異成績20年來首次超過韓國[12],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效果初顯。為了備戰東京奧運會, 日本效仿中國和英國當年的“舉國體制”, 全力備戰奧運會, 爭取在奧運會上拿到30枚金牌。本研究的上述文章中也提到日本在保障運動員訓練上的花費驚人, 日本的進步也顯而易見, 而這樣的結果就已經體現在2018年的亞運會的賽場上。

              日本競技體育成功的關鍵在于成立了“國家訓練中心”。除了為日本選手提供良好的訓練環境, 設立中心的另一個作用是, 培養各個項目的基層教練。這些基層教練來自于日本全國各地, 通過國家級高水平教練對他們的培訓, 他們回到地方俱樂部, 能更好培養小選手。在這良好的循環中發展了10年以上的國家訓練中心, 為日本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終極決戰建立了不可磨滅的輝煌功績。此外, 日本體育界早在2012年就啟動“2020年競技體育人才養成計劃”。除了體操、田徑、游泳, 還涉及乒乓球等項目。2018年的中國乒乓球公開賽上, 日本乒乓球女隊派出7名球員參賽, 包括3名15歲以下的日本國家青少年隊員, 其中一人奪得了21歲以下單打亞軍。這3人正是日本乒乓球團隊重點培養2020年奧運的主力軍。而這些球員的教練, 全部來自中國。日本體育已經呈現出為東京奧運會蓄力的態勢, 中國競技體育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賽場的壓力增大。

              日本體育廳廳長鈴木大地將領導日本推進發展綜合體育政策, 幫助日本選手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殘奧委會上奪取更多金牌和獎牌。為此日本財政拿出了可觀的重點奪金項目的強化費用。日本人的“舉國體制”是出于解決長期以來困擾日本競技體育的資金問題與場地問題, 在奧運會層面上日本政府為最為重要的投資者, 必須保證日本競技體育要有穩定的發展。奪金的背后是穩定的投資, 這點企業是做不到的。雖然大量投資不是唯一的方法, 卻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手段。是不是“舉國體制”, 著重看國家是不是最主要的出資者。如果是, 稱其為舉國體制也無可厚非。

              孫科、楊國慶在《生成與指向:中國競技運動項目文化建設的思考》[13]中指出:社會呼喚的競技運動項目文化, 既有戰場爭斗的使命, 又有生活休閑的功能, 還要體驗到其非功利性的、自愿自主的游戲本性。國家與人意識的合力, 恰恰是競技運動項目文化建設的發力點和落腳點。需要強調的是, 對文化的研究就是對人性的考量。因為日本文化與中國文化存在差異, 所以日本的“舉國體制”和中國的“舉國體制”也存在差異。無論乒乓球、足球還是游泳、田徑, 日本體育的基礎都是校園。學生們在業余時間享有自主權去選擇從事何種體育項目, 而每種項目都有專業的教練員和設施幫助其學習技能及訓練。在此基礎上培養出的人才則可自由投身到豐富的體育比賽中, 每一名運動員都是獨立的個體, 日本選手可以自由選擇教練或者簽約, 能選擇參加任意的國內外比賽, 夠可以自己拉贊助拍廣告。

              日本的“舉國體制”從奧運備戰角度來說是非常有必要的, 為在校園體育文化后的個人體育生涯的發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條件。中國的“舉國體制”表現為, 國家不但是最重要的投資者, 還包辦了運動員的一切。從成績上看, 日本在2020東京奧運會上可以碾壓中國的項目其實并不多。日本的備戰體制在最大限度上激發了國民的體育熱情, 讓群眾體育高度發展起來, 成為職業體育的堅實基礎。所以, 單純從成績角度看待日本的備戰是不夠的。日本的體育機制能真正強化國民體質, 塑造國民精神。從日本備戰東京奧運的奪金項目的S級與A級上來看, 日本近些年體育成績的進步也很可觀, 雖然不及中國的“舉國體制”中的各項政策支援與資金支持, 卻也在許多項目上都有了突破。日本體育的“舉國體制”善于用他人長處補自己的短板。

              現在的中國“舉國體制”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去舉國”因素。例如中國體育總局下隸屬的許多運動隊開始把運動員派到外國學習, 或者讓運動員簽約海外運動隊進行留學式培養。日本的“舉國體制”從備戰管理制度上來看要優于中國, 更加輕松且人性化。有許多中國精英選手選擇自費到海外從事職業體育或者培養外國的體育人才, 例如原中國國籍的日本乒乓球選手張本智和, 雖然是世界頂級乒乓球水平, 但是想通過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的概率就可能很小, 所以選擇了加入日本國籍來對抗中國選手。這是對中國“舉國體制”備戰奧運最直接的挑戰。中國現階段在備戰中需要應對的是通過日本選手常年吸取中國的訓練體系, 將從中得到的經驗加以利用, 用“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的方法完成日本重點強化項目的奪金目標。從長遠角度來看,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的體系非常靈活, 其不僅有堅固的基礎學校體育教育, 還擅長深挖和利用別國的頂尖選手或者教練, 這都是日本東京奧運會備戰策略的優勢所在, 值得中國借鑒與思考。

              參考文獻

              [1] 「2020年東京ァ£ンピック競技大會·東京パラリンピック競技大會の準備及び運営の推進に関する政府の取組」に系る工程表[EB/OL].[2019-03-26]. http://www. kantei. go. jp/jp/singi/tokyo2020_suishin_honbu/kankeikaigi/dai9/siryou2. pdf.
              [2] 東京ァ£ンピックパラリンピック推進局ホームページ[EB/OL].[2019-03-26]. http://www.2020games. metro. tokyo. jp.
               [3] スポーツ庁ホームページ[EB/OL].[2019-03-26]. http://www. mext. go. jp/sports.
               [4] スポーツ庁ホームページ予算決算[EB/OL].[2019-03-26]. http://www. mext. go. jp/sports/a_menu/kaikei/index. htm.
              [5] 2019年度競技力向上事業の実施に関する基本方針の策定について[EB/OL].[2019-03-27]. http://www. mext. go. jp/sports/b_menu/houdou/31/03/1414604. htm.
              [6] 文部科學省.世界の頂點をめざして-我が國の競技スポーツ-[EB/OL].[2019-03-27]. http://www. mext. go. jp/a_menu/sports/athletic/070817. htm.
              [7] 2020年東京大會に向けたラストスパート期における重點支援[EB/OL].[2019-03-27]. http://www.mext. go. jp/sports/b_menu/houdou/31/03/__icsFiles/afieldfile/2019/03/27/1414605_002. pdf.
              [8] 公益財団法人日本ァ£ンピック委員會[EB/OL].[2019-03-30]. https://www. joc. or. jp.
              [9] 公益財団法人日本バトミントン協會[EB/OL].[2019-03-30]. https://www. badminton. or. jp.
              [10] 公益財団法人日本卓球協會[EB/OL].[2019-03-30]. http://www. jtta. or. jp/association/tabid/138/Default. aspx.
              [11] OCナショナルコーチアカデミー事業[EB/OL].[2019-03-30]. https://www. joc. or. jp/training/ntc/nationalacademy. html.
              [12] 東京ァ£ンピックパラリンピック準備局[EB/OL].[2019-03-01]. https://www. 2020games. metro. tokyo. jp/ch_k/.
              [13]孫科, 楊國慶.生成與指向:中國競技運動項目文化建設的思考[J].體育學研究, 2019, 2 (1) :87-94.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快三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