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u5tb"><option id="ju5tb"><listing id="ju5tb"></listing></option></i>
    <delect id="ju5tb"></delect>
    <optgroup id="ju5tb"><tt id="ju5tb"><tr id="ju5tb"></tr></tt></optgroup><thead id="ju5tb"><del id="ju5tb"><video id="ju5tb"></video></del></thead>

        <object id="ju5tb"><option id="ju5tb"><small id="ju5tb"></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ju5tb"><ol id="ju5tb"></ol></thead><object id="ju5tb"></object>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災害社會學的研究歷程與“天人合一”哲學

            災害社會學的研究歷程與“天人合一”哲學

            時間:2019-07-18 15:02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災害社會學的研究歷程與“天人合一”哲學的文章,作為經濟學教授, 我在大學不僅承擔著經濟學的教學任務, 而且學術活動目標大多也集中在現實經濟學研究上。我之所以會花費大量時間與精力, 投入災害問題的研究, 這由兩個緣由所決定。

              摘    要: “廣義災害論”認為就災害的形成而言, “自然”、“人”及“社會”都是導致災害發生的根源;“大資源觀”的提出, 意味著當今社會面對的“資源”, 是由自然、社會與人文三類形態所構成。兩者都受到我國傳統哲學概念“天人合一”內涵的影響, 都是對“天人關系”的闡釋。確立自然生態倫理, 尊重自然的利益, 全面構建自然——社會——人三者之間的和諧與平衡, 是當今人類所面臨的最大、最為緊要的課題。人類愛護自然, 猶如愛護自己。實現天——人和諧, 是人類的出路, 是人類生存的最高境界。

              關鍵詞: 災害社會學; 廣義災害論; 大資源觀; 天; 社會; 人;

              Abstract: "Generalized disaster theory" holds that as far as the formation of disasters is concerned, "nature", "human" and "society" are the root causes of disasters; the proposal of "big resource concept" means that the "resources" facing today's society are composed of three forms: nature, society and humanity. Both of them are influenced by the connot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philosophical concept of "harmony between man and nature", and both are interpretations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 Establishing the natural ecological ethics, respecting the interests of nature, and building the harmony and balance among nature, society and people in an all-round way are the biggest and most urgent issues facing mankind today. Man loves nature as he loves himself. Realizing harmony between heaven and man is the way out for human beings and the highest state of human existence.

              Keyword: disaster sociology; generalized disaster theory; large resource view; heaven; society; man;

              一、我研究災害問題的前因與后果

              作為經濟學教授, 我在大學不僅承擔著經濟學的教學任務, 而且學術活動目標大多也集中在現實經濟學研究上。我之所以會花費大量時間與精力, 投入災害問題的研究, 這由兩個緣由所決定。首先, 個人平生可能遭際的災害禍患, 諸如戰爭、社會動亂、饑荒等我都經歷了。我曾親歷1976年“7.28”致24萬多人于非命的唐山大地震。正是這些災禍經歷, 給我造成的刻骨銘心記憶與心靈磨難, 為我后來從事災害社會學研究埋下了種子, 積淀了肥沃的土壤。其次, 我曾經為唐山市撰寫抗震救災史, 這成為我從事災害研究的直接導因。1982年—1986年間, 我接受唐山市委有關部門的委托, 組織力量, 先后為“唐山大地震”十周年及二十周年兩屆紀念活動, 撰寫了《瞬間與十年——唐山地震始末》及《地震文化與社會發展——新唐山崛起給人們的啟示》兩書。[1,2]書中記載了唐山這座城市從毀滅到重新崛起的全過程, 也總結了唐山抗震救災以及恢復建設的歷史經驗。由此開啟我長達30多年、雖年屆遲暮、至今仍未完全停步的研究之旅。

              二、災害社會學的研究歷程

              (一) 《地震社會學初探》[3]

              上世紀80年末, 我在為唐山撰寫抗震救災史的過程中, 接觸并掌握了唐山大地震所引發的大量社會問題、社會現象與社會行為。上世紀70年代末, “地震社會學”作為一個學科名稱由西方傳入, 而其研究對象僅僅是“地震預報的社會經濟影響”。我想到何不自己動手寫出中國版的“地震社會學”呢。我邀請兩位合作者共同來做這件事。我設定出全書理論框架及基本概念, 后三人分頭寫作, 共同寫成《地震社會學初探》書稿, 1989年由地震出版社出版。

            災害社會學的研究歷程與“天人合一”哲學

              (二) 啟動并參與主持兩項地震災害大型社會調查

              《地震社會學初探》出版之后, 我前后啟動并參與主持兩項地震災害大型社會調查!兜卣鹕鐣䦟W初探》及《地震文化與社會發展》兩書中都提出若干新概念、新理論, 都需要經過大規模社會調查, 取得數據給予證實, 如此才能獲得學界的接受與重視。1988年—1989年, 我先后分別向國家地震局研究員鄒其嘉及河北省地震局陶如謙處長建議, 申請國家課題經費獲準, 組織力量分頭進行《唐山地震災區社會恢復與社會問題的研究與對策》及《河北省地震災害》兩項課題調查活動。兩個課題先后于1996年、1997年結題, 各自獲得調查數據上百萬, 證實了書中提出的那些概念與理論, 課題成果由地震出版社出版發行。

              (三) 《災害社會學》[4]

              《災害社會學》作為個人學術專著, 是我個人經歷最為艱難的一次開創性研究活動。1995年8月, 我接到武漢大學鄭功成教授來函。函稱:他和馬宗晉院士正在策劃編輯出版《中國災害研究叢書》, 并稱:“《中國災害研究叢書》是我國出版界與整個災害學界的一次規模宏大的重大工程, 已被列為國家“九五”重點圖書工程”。信中提出邀請我承擔《災害社會學》的撰寫任務。對這個項目的研究與書稿的撰寫, 我對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撰寫一部體系完備的原創性的學術著作, 要經得住時間或歷史的考驗;要用一種寬闊眼界或胸懷, 在環境——災害——需要三者大背景上, 考察、思考災害問題;整部書要能容納下人類面臨的全部災害;以人的生存為主線, 揭示出災害的社會學本質與規律, 做一次事實上的災害哲學探求。書出版后獲得學界與媒體的積極評價。

              三、對傳統哲學概念“天人合一”的解讀與運用

              在哲學意義上, 災害問題所反映或所涵容的, 是我國傳統哲學概念“天人合一”的內涵, 及其因應大自然變遷、社會歷史發展所發生的演變。“天人合一”作為一個傳統的哲學概念, 它的內涵、價值在我的災害社會學研究中, 一直被我所運用, 所吸納, 并成為我學術研究的靈魂。這一目標的實現, 歷經20—30年時間, 才得以逐步達成。2018年, 我在《我的學術思想的核心概念——天人合一》一文中全面闡釋這一概念及其在我的災害研究中的運用。[5]在這篇文章中我表明, 這一概念也將成為我對災害研究“一以貫之”的主導觀念, 而且已經成為我災害研究成果的靈魂。我對“天人關系”的解讀, 在實踐及學術意義上, 其內涵表現為四個面。

              (一) 對“天——人”既相對立而又同一關系的刻骨銘心觀察與體驗

              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 我看到、感受到, 大自然肆虐時的酷烈與無情。大地震用鮮血、死亡告誡人類:對大自然不可、不要、不能心存輕慢。人們首先和必須要做的是, 對大自然要確立一種敬畏心情, 要恭敬, 要畏懼, 要收斂。

              但, 這僅是事情的一個方面, 事情的另一方面, 震后唐山人所進行氣壯山河的抗震減災斗爭, 讓我刻骨銘心地看到、感受到人在抗震救災活動中奮起, 迸發出的無畏精神、豪邁氣勢與驚天動地的力量。地震災害的慘烈與唐山人民在震后恢復建設過程中體現出的堅韌力量、豪邁精神, 正是這兩個方面的結合, 才是天災與人的關系的完整表現。無論唐山人還是汶川人, 在遭受巨大天災之后, 正是憑著這種精神, 重新構建起“天—人”之間的和諧。地震后的親見、親歷所帶給我的這一感受, 直接為我后來所進行的災害社會學研究, 奠定了一個堅實而寬厚的觀念性基礎。

              (二) “天”與“人”之間存在著相互滲透、容納與結合

              在當今社會歷史條件下, 隨著經濟實力的增強與科學技術的進步, 人類面臨的災害已經突破“自然”的界限, 進入到由自然災害、社會災害及人文災害并列、共存的時期;同樣是依據“天與人”之間滲透、容納與結合的理念, 使我突破“自然資源”這一瓶頸, 提出并論證了資源三形態理論, 即自然資源、社會資源與人文資源, 三者共存、并列的新資源觀, 進而在此基礎上, 形成并論證了“大資源觀”。[6]在我的觀念中, “天人合一”這一哲學命題, 直接引導出“災害”與“資源”的內涵與形態的擴大。

              資源問題愈來愈為人們、為社會所重視。這不僅是資源所具有的短缺性所造成, 更是由于資源問題愈來愈與災害的發生與擴展相聯系。“廣義災害觀”及“大資源觀”的提出, 也就使得“天人合一”這一哲學概念在我的頭腦中, 進而在我的學術思想中, 愈益深化而明確地確立起來。由此引發出已經廣為學界與媒體所接受, 已經造成巨大影響的“大防御戰略”、“精神救災”、“地震災害觀”以及災害與人“雙向雙效”作用等學術思想與概念!稙暮ι鐣䦟W》、《資源論》兩書, 對上述概念所做的闡釋, 也就在實際上形成了我對“天—人”關系的全新理解。

              也正是源于這一理解, 從而確立起“天—人”兩者關系的多維解讀, 展示出兩者相互制約與影響的生動狀態。這如, “廣義災害論”和“大資源觀”的提出與論述, 必然帶來人們思想觀念上的巨大變化。就災害的形成而言, 自然之外, “人”及“社會”也都成為導致災害發生的根源, 由此也就決定了減災防災的范圍必然由大自然, 擴大到社會及人。從災害防御角度看, 人類所要面對的“自然”之外, 還有“人”及“社會”自身原因造成或引發的多種災害, 這也就加重了減災防災的復雜性與艱巨性。

              “大資源觀”的提出, 意味著當今社會面對的“資源”, 已經由自然、社會與人文三類形態所構成, 由此也就構成了當今社會完整的, 全面反映資源生成、性質、稟賦等多種要素構成的資源系列結構。這一資源系列或結構的形成, 反映著資源這一客觀存在的生成、運動與發展規律, 這也就在人類思想及理論上實現三方面的突破:首先, 在資源來源與構成上, 突破了天 (自然) 與人 (社會) 之間的界限。由于歷史的演變及社會的進步, 客觀上形成了三種資源形態相對獨立、并存、相互結合的資源狀態, 使資源本身獲得了無限廣闊的領域。其次, 人的因素介入資源, 也就突破了歷來存在的人生存環境與資源觀念, 不僅自然資源是人消費的對象物, 而人自身 (心智與體力) 同樣也成為被人自身所消費的資源。再次, 在資源的開采、使用、管理等運行過程中, 人的地位擁有了雙重性。人既是開采資源的主體, 也是被開采的客體。人文因素成為資源來源與形態之一, 也就直接地涉及到資源本身的數量、質量、成本、效率等資源稟賦的質與量的狀況, 且會引發資源品位高低之分。

              (三) “天人合一”的新架構與闡述

              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科技及文化的發展, “天人關系”的內涵或結構本身, 出現了全新因素, 這就是“社會”因素對“天人關系”的滲透 (或介入) , 從而形成“天人關系”的全新建構, 即“天” (自然) —“社會”—“人”三者統一進行建構的形成。我在《我學術思想的核心概念—天人合一》一文中指出:在“天—人”關系中, “社會”因素處于中介狀態, 一端連著“天”, 一端連著“人”, 而它本身作為一種實體性存在, 又是由“自然”與“人文”兩大因素相融合而構成, 既非純自然, 亦非純人文, 而是由兩者相結合、相滲透而形成的, 獲得相對獨立意義的第三種存在。“社會”的這種雙重性質及其在“天—人”關系中的地位, 不僅決定著災害后果的大小與輕重, 而且也直接地決定了救災的著眼點、思路、眼界與目標。這是因為就地震災害與人的關系而言, 其所造成的人體傷害及財產損失, 首先或主要在經由“社會”即人工建筑物的倒塌, 及對人生存環境的破壞而發生;還應注意的是, 在當代社會生活中, 地震救災早已超越了“個人”行為階段, 而經由“社會”對“人”進行組織、發動, 形成社會的群體力量, 從而開展起對地震災害的全面抗御及對人生命財產的救護。在“天—社會—人”三者當中, 最具活力、居于主導地位的是“社會”。在當代地震救災活動中, 所面對的既非僅僅是大“自然”, 而且更少由“個人”獨自面對。地震社會學、災害社會學等新興學科的立論基礎、視角、論述的標的物, 都是“天人合一”三要素中“社會”這一要素。其實, 在其他災害中, “社會”同樣處于這種“中介”地位, 影響著災害后果及救災的進行與后果。

              我為《“5.21”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災紀實》一書所寫序言, [7]設定的題目是《重建天人和諧的歷史長卷》。就在這篇《序言》中, 我第一次將“天—人”關系的內涵, 用文字表述為“天—社會—人”三大要素的統一體, 從而形成“天人關系”的新建構。這意味著在整體、抽象意義上, 一場強烈地震造成的災害, 就是對“天—社會—人”三者和諧的破壞, 而地震救災的內涵或任務, 則是對為地震所損毀的“天—社會—人”三者和諧關系的重建。

              (四) 時代發展要求對“天人關系”做出全新闡釋

              “廣義災害論”將自然、社會及人并列為形成災害的來源。由此構成一個能夠容納所有災害的體系即:自然災害、社會災害及人為災害。這必然導致災害觀的突破。第一, 社會災害與人為災害皆源于非自然的社會及人文因素。如此一來, 自然之外, 人及社會也都成為災害的根源之一, 在災害面前, 人及社會既是受體, 也是主體, 由此也就決定了減災防災的范圍擴大到自然、社會與人。對于人類災害防御活動而言, 所要面對的自然之外, 還有人及社會自身, 也就加重了減災防災的復雜性與艱巨性。第二, 災害種類或范圍的泛化, 必然造成對傳統災害觀的沖擊。傳統災害觀的根本性特征, 就是將災害的發生與災后救助, 完全歸之于自然, 歸之于客觀, 歸之于物質。而“大災害觀”的形成與確立, 使得這一觀念被突破。無論在災害形成, 還是在災后救援問題上, 人及社會與自然之間的界限泯滅或消失了。人們發現, 既然災害的根源包括了人和社會, 那么, 災害的形成也就必然有人文社會因素的參與。由此也就必然的引導出“大防御觀”, 即災害預防、災后救助及災后重建三者統一于一個過程。

              多年來以自然科學為主導的地震科學研究, 面臨著放開眼界, 將人文社會科學納入災害研究渠道的要求。自然科學界與人文社會科學界兩大科學領域的聯合, 是戰勝災害的必經之路。這也必然地要求:就地震災害的研究而言, 當前所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 是放開眼界, 確立起人類要防御、減輕災害的發生與后果, 首先應當將面對的對象或目標指向人類自己:約束自己的欲望、完善自己的生存觀念與生活方式, 而不能再將眼光與目標, 僅僅指向自然界。

              “廣義災害論”及“大資源觀”兩者論述的主體, 以及要回答的問題不相同, 但兩者共同主題卻都是對“天人關系”的闡釋, 從而在理論上也就必然顯示出某些共同特質。對此, 大體可概括成下述幾個方面:首先, 將人還原為自然的組成部分, 重新認識與擺布“天—人”關系。其次, 人在消費“自然”的同時, 也在“消費”“人”自身。再次, “社會”成為人與自然之間的中介, 形成“天—社會—人”三者構成的網絡, “社會”這個要素在兩極上制約著自然與人。

              最后, 在災害問題面前, 人類面對的“敵人”必然地包括著自己不加約束的貪欲與狂妄。而這又是導源于人類的自私、貪欲及掠奪本性。理智地面對自然, 平等地看待天 (自然) 和人 (及社會) 的關系, 將“自然”看作是人類的朋友, 而不再僅僅是掠奪與改造的對象。保護、發展自然界存在的一切, 不應再以人的需要或利益為存廢的標準。確立自然生態倫理, 尊重自然的利益, 全面構建自然——社會——人三者之間的和諧與平衡, 是當今人類所面臨的最大、最為緊要的課題。而這決非僅僅是倫理的原則或倫理的要求, 而當看作是人類自身存在與發展的必然趨勢與走向。人類愛護自然, 猶如愛護自己。實現天——人和諧, 是人類的出路, 是人類生存的最高境界。

              (五) 從災害及資源角度對“人”的解讀

              “天—人”關系, 始終是我在學術研究中關注與闡述的中心, 而在這當中對“人”的思考又成為我學術思想的主軸。這不僅突出地表現在災害社會學等著作中, 而且在經濟學以及教育教學藝術研究中, 同樣貫徹了這一學術主軸, 并由此而形成我的“人學”思想。首先, 在研究過程中, 我將人的理性和感性結合起來, 以理性引導情感, 以情感涵養理性。其次, 在我的學術思想中, “人”作為一種客觀存在, 其核心、本質是精神, 是思想, 是觀念, 是意志和情感。人的物質 (生理) 生命及精神 (心理) 生命是相輔相成的統一體, 而其靈魂、主動、主導的力量則來源于精神生命;再次, 我把“人”放在時間、空間兩個維度上進行考察與分析。人的存在是一個過程, 在時間和空間上展開自己的思想、情感和行為。脫離了時間與空間, “人”什么都不是;最后, 人的存在又是社會生活的一個部分, 扮演著“主體”或“客體”的角色。人是在社會活動中完成或實現著自己的目標與抱負, 脫離了“群”, “現實”的人就將不復存在。對“人”整體研究過程中, 將自己擺進去。一個結論性的意見、觀點, 也要在自己身上求證其現實性。

              參考文獻

              [1] 王子平.瞬間與十年[M].北京:地震出版社, 1986.
              [2]王子平等.地震文化與社會發展--新唐山崛起給人們的啟示[M].北京:地震出版社, 1996.
              [3]王子平.地震社會學初探[M].北京:地震出版社, 1989.
              [4]王子平.災害社會學[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98.
              [5]王子平.我學術思想的核心概念——天人合一[J].華北理工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8, 18 (03) :5-8.
              [6]王子平等.資源論[M].石家莊:河北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1.
              [7]王寧霞等.“5·12”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災紀實[M].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 2015.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 寫作QQ:79211969
            • 發表QQ:78303642
            • 服務電話:18930620780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快三全天精准计划